<meter id="z5zzz"><ruby id="z5zzz"></ruby></meter>

      <ruby id="z5zzz"></ruby>

        <i id="z5zzz"><video id="z5zzz"><thead id="z5zzz"></thead></video></i>

        <output id="z5zzz"></output>
        鐵甲工程機械網> 工程機械資訊 > 行業 > 2020年中國制造業增加值達26.59萬億元,創新激發制造業發展新活力

        2020年中國制造業增加值達26.59萬億元,創新激發制造業發展新活力

          “當今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創新成為影響和改變全球競爭格局的關鍵變量。新一代信息技術不僅將改變工業技術本身,還將改變生產組織方式,改變全球產業發展格局。”6月29日,機械工業信息研究院院長李奇在“百萬莊論壇:機工智庫發布會(2021)”上如是說。

          隨著新一代信息技術革命的興起,全球已進入以萬物互聯、數據驅動、軟件定義、平臺支撐、智能主導為主要特征的數字經濟時代,制造企業在增長速度、價值創造、戰略舉措等方面都發生了根本性的轉變。數字時代已然到來,在變局中如何激發制造業發展新活力?

          在此次百萬莊論壇上,研究人員認為,制造業作為我國三次產業中國際化程度最高、競爭力最強的領域,是我國深度融入全球產業分工體系、重塑國際合作和競爭新優勢的關鍵部門。制造業要由大變強,需要培養一批世界級的具有生態主導力的先進制造企業。

          制造企業破局數字產業叢林

          20年前,數字世界與現實世界涇渭分明,而現在,在新一輪科技革命與產業變革加速發展下,以大數據、云計算等新一代信息技術為引領,先進制造、新能源等前沿領域快速發展,大量互聯互通、智能交互的新產品、新服務、新模式和新業態爭先出現。

          面對不斷進步的數字時代,我國制造業企業要實現領先還將面對來自全球頭部企業和國際形勢的挑戰。傳統競爭下,企業為客戶創造價值的核心在于“產品”,而在數字時代,價值核心延伸至場景和平臺。

          例如,蘋果、小米、特斯拉等都是基于平臺和場景的典型企業,已經實現了產業生態系統層的集成。蘋果通過APP Store平臺連接超過2000萬的開發者,2020年蘋果通過APP Store獲得的收入超過500億美元。

          而通訊龍頭華為,也以鴻蒙生態平臺連接數百萬開發者和3億消費者,重點加強智慧辦公、運動健康、智慧家居、智慧出行和影音娛樂為主的五大生活場景,逐步構建整個網絡生態體系。

          “未來,硬件的價值溢價將逐步下降,為企業提供最大價值的將是平臺、應用場景和服務的集成。”機工智庫研究員趙娟認為,我國制造企業生態圈的進化應以場景為中心、將產品或服務打造成平臺的基礎上,通過“并聯”多類共生資源,實現企業經營模式和企業經營目標的轉變,以網絡效應和生態之力強化企業核心優勢。

          此外,從智能制造的維度來看,智能制造以及定制生產將是我國制造企業延伸超大規模制造優勢并實現領先的關鍵。

          機工智庫研究員、機械工業信息研究院先進制造發展研究所副所長陳琛表示,傳統商品、服務與金融的流動速度開始放緩,新興的數字流開始迅猛增加,智能讓信息技術向制造業加速融合,智能制造不僅是制造,還是創新。

          “雖然工業設備的信息化密集程度遠低于其他行業,但隨著信息化水平的提高,行業技術進步也會顯著加快。”陳琛說。

          以美的為例,其在2011年就意識到超大規模智能制造的潛力,發起了一場數字化革命,在數字化采購、柔性自動化、數字化質量管理、智能物流和數字化銷售等技術上的投入超過百億人民幣。通過靈活敏捷的智能制造,拓展了海外市場份額,并在磁控管等中間產品延伸實現了許多關鍵材料和零部件上的技術與規模的領先。

          “在數字化技術加持下,制造企業超大規模制造能力獲得了前所未有的靈活性,通過推動全價值鏈的智能制造和定制生產,助力企業全球化生產的網絡效益進一步提升。”趙娟說。

          再者,堅持技術研發投入實現創新引領,戰略邏輯從“零和博弈”變為“共生、共融、共贏、共創”,也是制造企業在新時代、新發展格局下的領先之道。

          據悉,全球研發投入前10名的企業中有7家都是制造業企業,美國專利總量的90%都屬于制造業,研發經費投入的2/3來源于制造業。在新時期,我國制造企業的研發投入和模式應逐步向精益精準轉變。

          “作為一種核心戰略能力,企業的技術力水平已經不僅僅體現在產品端,更主要表現為對材料、工藝、裝備、零件、軟件、系統等關鍵生產要素的鉆研能力和管理水平,”趙娟表示,“耕耘并構建出一個肥沃的‘技術公地’并加強對這些要素的掌控水平,是我國制造企業實現領先的關鍵所在。”

          抓住“窗口期”加速戰略領先

          2020年,我國制造業增加值達到了26.59萬億元,占全世界比重接近30%,連續11年居世界首位。一批重要產品產量占全球的一半以上,如生產了全球1/3的汽車,57%的初鋼和水泥,59%的電解鋁,62%的甲醇,80%的家電,以及90%的手機、電腦、彩電等。

          今年以來,我國制造業投資總體穩步恢復,制造業企業利潤保持較快增長。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1-5月份,我國制造業投資同比增長20.4%,兩年平均增速由1-4月份下降轉為增長0.6%。1-4月份,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兩年平均增長22.3%。一季度,規模以上工業的產能利用率創歷史同期新高。

          值得關注的是,高技術制造業增速在進一步加快,計算機及辦公設備制造業、醫療儀器設備及儀器儀表制造業投資同比分別增長48.3%、34.0%,兩年平均分別增長28.9%、17.0%,制造業發展的創新驅動力在增強。隨著近期一系列減稅降費等政策的出臺,激勵企業創新,促進產業升級,將進一步推動我國制造業高質量發展。

          另一方面,從全球來看,圍繞摩爾定律及其突破,全球產業發展規律、貿易發展規則已經發生變化。

          “我國作為全球制造業產業鏈的關鍵參與者,產業鏈供應鏈安全問題正日益突顯。”機械工業信息研究院院長李奇表示,“在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加速演進的過程中,主要國家在基礎技術掌控、關鍵技術應用、顛覆性技術研發的競爭將更加激烈。”

          機工智庫研究員魯欣認為,國際經貿規則面臨重構,制造業地位更加突出,世界處于新老規則交叉的混沌期,在這種“變局”中,制造業會面臨出口管制和金融制裁風險,以及投資審查風險、貿易風險等。“出口管制涉及電子、電信、AI領域的企業最多。”

          面對日趨復雜的經貿環境,制造業發展該如何決策?魯欣提出積極參與國際規則的制定,提高風險應對意識,穩定我國產業鏈供應鏈地位,夯實工業基礎,加快供應鏈安全評估,加強合規體系建設等一系列策略選擇。

          “全球產業鏈重構大趨勢已不可逆,我們應正視并抓住‘窗口期’。”魯欣強調,一方面,發揮國內企業產業配套優勢,加快推進全球化戰略布局,逐步構建自己在整個供應鏈中組織者和管理者的地位。另一方面,充分利用我區域經濟發展的梯度差異,合理引導中低端制造業向中西部轉移。

          菏澤林木、鄌郚吉他、杭集牙刷、安徽家電、珠海耗材、中山燈飾、中山鎖具……我國產業集群眾多,陳琛指出,產業集群和產業集團是生產系統重構的兩大關鍵,“美的、三一、小米、華為、涂鴉智能、視源科技、恒立石化……中國正在涌現一批超級制造者,他們正在依托強大的制造實力,構建新平臺、新網絡,打造數據貫穿的共創生態,推動產業重構。”

          背靠全球最創新的數字化市場之一,中國制造企業無疑將有更大的優勢將最新的下一代信息技術和先進生產制造技術相結合,實現數字化時代的戰略領先發展,一個更加枝繁葉茂的制造業產業森林未來可期。(中國經濟網記者 李方)


        聲明:本文系轉載自互聯網,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立即與鐵甲網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再次感謝您的閱讀與關注。

        相關文章
        我要評論
        表情
        歡迎關注我們的公眾微信
        不戴套交换系列100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