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r id="z5zzz"><ruby id="z5zzz"></ruby></meter>

      <ruby id="z5zzz"></ruby>

        <i id="z5zzz"><video id="z5zzz"><thead id="z5zzz"></thead></video></i>

        <output id="z5zzz"></output>
        鐵甲工程機械網> 工程機械資訊 > 企業 > 付75萬元全款買挖掘機 又幫忙簽了一份融資合同卻背上了貸款

        付75萬元全款買挖掘機 又幫忙簽了一份融資合同卻背上了貸款

        通過熟人全款買了挖掘機,隨后又簽了個“融資租賃合同”,“熟人說讓我幫忙完成指標,租賃合同的話公司會付款,結果付了一部分公司跑了。”

        當事人:找熟人全款買挖掘機 結果“幫忙”簽融資合同被起訴

        30歲的朱先生是榆林人,2019年3月通過朋友介紹,在陜西榮輝現代挖掘機銷售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榮輝公司”)購買了一臺挖掘機,總價75萬元,當月全額轉款,榮輝公司將挖掘機發貨至榆林。

        “我買挖掘機找的熟人陳某是榮輝公司的銷售商,因為榮輝公司在西安,我在榆林,所以一直也沒簽合同。”朱先生說,2019年4月,陳某攜帶事前打印好的《工程機械買賣合同》、《融資租賃合同》去榆林找他補簽合同。朱先生現在回看才發現,其中《工程機械買賣合同》是他全款購買挖掘機的合同,《融資租賃合同》是跟現代融資租賃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融資公司”)簽署,但自己此前并未和這家公司聯系過。

        朱先生當時提出質疑,已全款購買并收到了挖掘機,怎么還要簽《融資租賃合同》,那是不是意味著自己還得以租金的形式再付一遍75萬元挖掘機款?“陳某當時說,他有貸款任務要完成,讓我幫個忙。他說只是用我的名字簽個合同,這份合同產生的租賃費用,分期兩年,榮輝公司會支付給融資公司,只需要用下我的銀行卡,錢在我卡里過個手,不用我掏一分錢。我想著熟人不會坑我就簽了,沒想到這一簽上了當,給自己簽了一身債。”朱先生簽了合同后,2019年5月起8個月里,每月底榮輝公司將21875元的分期款匯入朱先生的銀行卡,隨后由融資公司從朱先生卡里扣走。

        兩份合同:一份全款買了挖掘機 一份分期付款又租賃了挖掘機

        從2020年起,榮輝公司停止給朱先生卡內匯款,“我那張卡平時也不用,卡里也沒錢,所以融資公司后續也沒法再扣費。”朱先生說,2020年4月,融資公司聯系他詢問還款中斷情況,他便從榆林來西安找榮輝公司,“榮輝工作人員告訴我不用管,他們在協調錢的事,還給我開具了我的挖掘機款項結清證明。但沒想到,2020年下半年,我收到了江蘇省常州市新北區法院的傳票,因為還有16期款項35萬余元沒還,我被現代(江蘇)工程機械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現代公司”)起訴了,這家公司更是第一次聽說。今年3月,我再去找榮輝公司時,已經不知道搬去哪了。8月5日,法院判決我償還這筆回購款,這就相當于我一輛挖掘機全款買一遍、再貸款買一遍。”

        8月15日,華商報記者在朱先生提供的《工程機械銷售合同》上看到,甲方為榮輝公司,乙方為朱先生,購買挖掘機一臺,總價75萬元,乙方提車前一次性付清全部貨款。附加政策明細表中,顯示贈送兩萬元配件、前兩次保養、兩個舊鏟斗、破碎錘和管路一套加快換器,經辦人、承諾人均為陳某,日期為2019年5月1日。

        2019年4月22日,朱先生簽了《融資租賃合同》,買方為融資公司,賣方為榮輝公司,實際使用方即承租人為朱先生,租賃物為挖掘機一臺,金額75萬元。約定融資公司根據朱先生要求購買挖掘機出租給朱先生,朱先生在合同規定的期限內使用,融資公司在租賃期滿后按照合同對物件進行處分。挖掘機購買價款為75萬元,首付租金22.5萬元,分24期支付,每期21875元,合計租金75萬元。

        朱先生銀行流水顯示,從2019年5月28日至12月30日,每月榮輝公司都會打入21875元,打款當天稍后,這筆款項會被現代融資租賃有限公司扣走。

        法院判決:一臺挖掘機兩賣 當事人簽兩份合同應為惡意

        今年8月5日的江蘇省常州市新北區法院民事判決書顯示,原告為現代公司,被告為朱先生,經審理查明,2019年1月,現代公司、榮輝公司、融資公司三方簽訂協議約定,融資公司與另兩家公司推薦的客戶簽署租賃合同,同時與榮輝公司簽訂合同來購買現代公司的租賃物件,再以融資形式出租給承租人并收取租金,現代公司和榮輝公司共同向融資公司承擔回購租賃物件的義務(簡稱回購擔保)等責任。

        法院認為,事實表明榮輝公司將同臺挖掘機賣給了朱先生,又賣給了融資公司,融資公司又以融資租貨合同的形式出租給了朱先生。朱先生在付款購買挖掘機并簽訂《工程機械銷售合同》后,又與融資公司簽訂《融資租賃合同》,且以榮輝公司給付的款項向融資公司支付租金,應認定朱先生與榮輝公司惡意串通,使得榮輝公司收了兩方挖掘機的貨款。朱先生對同一挖掘機簽收了兩份收貨單,應為惡意,但榮輝公司向融資公司交付了一臺挖掘機唯一的產品合格證原件,且向融資公司開具了增值稅專用發票,法院認定融資公司取得了該挖掘機,榮輝公司未按約定交付挖掘機,《融資租賃合同》和《買賣合同》合法有效。

        朱先生未按約定支付租金,融資公司要求原告按約定承擔回購義務,原告現代公司支付了回購款35萬余元后,融資公司向朱先生發出并送達了債權轉讓通知書,現代公司取得該債權。法院依法判決被告朱先生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支付現代公司回購款350423.88元及利息。

        融資公司:購買挖掘機出租 不知該挖掘機已被出賣

        判決書顯示,融資公司述稱,該公司向榮輝公司購買挖掘機,按照《融資租貨合同》的約定出租給朱先生,該公司已支付了購買挖掘機的全部貨款,并不知道榮輝公司將該挖掘機另行出賣給了朱先生。而榮輝公司庭審現場未作答辯。

        8月16日下午,記者通過天眼查找到現代融資租賃有限公司電話021-20332000,轉人工服務提示無人接聽。

        經辦人:融資租賃款75萬元由榮輝公司還

        8月15日下午,華商報記者陪同朱先生來到位于西安市西三環北段的榮輝公司此前的辦公地點,門口可見“榮輝企業”大字,廠區內辦公樓上已經換成了其他企業名稱。合同上所留的公司兩個辦公電話,一個是空號,一個已停機。

        當晚7時許,華商報記者聯系到兩份合同的經辦人陳某。“朱先生買了挖掘機后,公司說如果愿意簽成融資合同的話,就給他3.5萬元到4萬元的配件,朱先生說他愿意,就把這個合同改成融資合同了。”陳某說,朱先生為了4萬元的配件簽了融資租賃合同,貸款都由他之前所在的榮輝公司還。

        那么,為何榮輝公司還有16個月款項未還?陳某說:“讓他起訴,你問我這些問題我怎么給你答復。我是經辦人,我只是把公司的東西拿到他那里,達成一個協議就行了。”隨后便掛斷了電話。

        華商報記者 佘欣 實習記者 藺蕊/文 強軍/圖


        聲明:本文系轉載自互聯網,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立即與鐵甲網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再次感謝您的閱讀與關注。

        相關文章
        我要評論
        表情
        歡迎關注我們的公眾微信
        不戴套交换系列100部分